绯茶喜欢橘子

人生目标是自己有一篇文的热度可以过500!

【叶黄】 叶黄为秋01

*江湖设定

*本人同学(男)所写,并不是我!

*我只是个可爱的代发

*感谢食用,希望喜欢

  ——————
    作者:君莫笑1219
    【醉写同人君莫笑,宅男几人吃叶黄】

   楔子
  
洪武十年,宫中一老太监本无心于政。只因随意指出诏书笔误而被朱元璋以“干政”罪名逐出皇宫。皇权之威严,可窥一斑。此种情况持续到靖难之役后,成祖朱棣即位时。因朱棣手下宦官在战役中立下汗马功劳,深得成祖信任。大明宦官不得干政的铁律被打破;此后愈演愈烈。致使大明王朝成为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太监帝国”之一。东西两厂便是体现。但除两厂之外,还有一直属皇帝本人的杀手营——“绝命司”。营中高手如云,多是从各村掳掠来的小儿中选拔,严加训练。培养杀手专为皇帝“攘除奸凶”。手段之残酷,令朝中上下甚至两厂胆寒。
   
   
    “娘!救我!”
 
  “我的孩子……求求你!不要……”
  
一身穿白色金纹劲装的男子手起刀落,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妇人霎时间身首异处。
  
“啊!!”
 
  鲜血溅了小女孩满脸,女孩吓得昏死过去。
 
  “没呼吸了?!”

   男子眉头一皱,手中寒光一闪,一朵妖艳的血花在女孩颈间绽放开来。
 
  ……
    杀戮过后,村庄横尸遍野。在一处不起眼的枯井下,两个瑟瑟发抖的小男孩抱在一起。
  
“叶修哥哥,我们还能活着出去吗?我怕…”   一颗小虎牙惹得叶修心生怜爱。

   “少天不怕,有叶修哥哥在呢。”
    说着叶修将怀中的小男孩抱得更紧了。
   
    远处,一红衣女子闻声向枯井走来。
   
    叶修正抬头张望,思索着如何逃出这枯井,却见一张绝美的容颜探在井口。随后,一根绳子垂了下来。黄少天因受屠村阴影影响,不敢接绳子。叶修一番思索后对黄少天说:
    “少天,她应该是来救我们的,若是想加害于我们,何必大费周折?直接在井中把我们杀掉不是更省事?我们上去吧。来,搂住哥哥。”
    “嗯。”

    黄少天应了,但还是因为恐惧,将小脸深深埋在叶修怀里。叶修见黄少天固定住了,双手紧紧抓住绳子。二人只觉身体一轻,转眼间便出了枯井。红衣女子俯下身,姣好的身材令叶修这仅仅九岁的小男孩都为之失神。女子笑魇如花,朱唇轻启:

    “小弟弟,今年多大?”
    背过一只手,一枚银针从掌心探出。
    “我…我六岁了。”
    黄少天怯生生地回答道。
    女子转过身问叶修:
    “你呢。”
    “九岁。”

    随后,叶修在女子眼中察觉到一丝杀机,以身护住黄少天:
    “别伤害少天!”

   女子收了银针,双手伸到身前揉着叶修和黄少天肉嘟嘟的小脸:
    “这么可爱的小弟弟我怎么忍心伤害呢?饿了吧,姐姐给你们好吃的。”

    女子从怀里掏出两块饼分别递给二人。黄少天两眼放光,接过就要吃。

   “等等!”

    叶修抢下饼,不待叶修再次张口,女子从两块饼上各掰下一小块送进自己嘴里。笑得花枝乱颤,想杀年龄偏大的叶修的心思也没了。

    这小鬼是个好苗子。
    女子心想。
    看着二人狼吞虎咽的样子,女子有些失神,似乎回忆起什么。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吃饱了的小少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女子,小虎牙闪着光。

    “陈果。”
    “我叫黄少天,姐姐。”
    “你呢。”
    陈果问道。
    “我叫叶修。”
    “你们愿不愿意和姐姐走啊?”
    “好啊好啊!”
    小少天第一个答应。
    “少天去哪,我就去哪。”
   
    第一章  残酷选拔

    “陈果姐姐,我们去哪里啊?”

    黄少天仰着天真无邪的小脸对陈果说,死里逃生让他很开心。殊不知,他们是从死亡的地狱里,逃到了另一个炼狱里而已。

    绝命司的训练早已让陈果心如铁石,到不知为何,从一开始陈果见到这个小家伙时就让她分神。尤其是他那颗小虎牙总让她脑海中的那个影子浮现,在每次执行完任务;说直白点是杀过人后的夜晚,每次醒来都不是因为噩梦,而是在梦中追逐那个影子时,因头痛而醒来。大司命的回答是失忆,追问原因,则言是执行任务受伤导致。话已至此,陈果也放弃了,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次执行任务强撑回到绝命府后才昏过去了。

   无所谓,能活着就行。陈果心想。

    但转念一想,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
    蝼蚁而已…

    但蝼蚁也有自我。也许这小家伙能让自己想起自我。袖子一抖,一把匕首递给黄少天。
    “留着吧,这个有用哦。要随身戴着,睡觉也不能离身哦。”

    叶修他是不担心的,年龄较大,又机灵。他可以应付…

    想到这里,陈果下意识地闭上了眼,那场面令他这个杀手都觉残酷。本来天真可爱的一群孩子,却让他们过早的步入成人血腥的世界…

    “陈果姐姐你怎么啦,你是不舒服吗?”
    小少天见陈果闭目蹙眉,不禁疑惑道。
    “陈果姐姐,你不舒服吗?”
    “姐姐没事。真乖!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先睡吧,”
    转头向车外说道,
    “平稳点,孩子睡觉。”
    “好嘞!”

    叶修与黄少天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还保持着在枯井下那样的姿势。
    “这两个小东西,可惜是两个男的。”
    陈果一脸无邪地想着。

    “好啦好啦,起床啦。”

    黄少天与叶修嘟着小嘴揉着惺忪的睡眼爬了起来。下了车,见马车走远得听不见声音后,陈果一左一右牵着二人的小手又走了好一段距离。这才来到一条望不到对岸的河边。

    “没路了,姐姐。”

    陈果心想,这小子话怎么这么多?但奇怪的是,最讨厌话唠的她竟然一点脾气都发不出来。陈果笑笑不说话,从怀里掏出一支箭头。又从地上拾起一根树枝,将箭头装在上面。用力向空中一抛。那树枝竟像箭一般射了出去,并发出了极尖锐又奇怪的声响,响彻云霄。

    “是陈姐的鸣镝箭,小唐,我们走。”
    河的另一边,一男一女上了船。
    “琛哥,你说陈姐第一次‘招收弟子’会不会心软?”
    “以我魏琛对他的了解,不会。唐柔啊,你就别想这么多了。她就是心软了,想想大司命,也该收心!”
    约莫一柱香的功夫,船开到了陈果一行人这里来。
    “晚了,你…”
    “哎,这不是逆着风吗。陈姐你就别计较了。”
    魏琛赔笑道。

    陈果漠然地上了船,小少天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那么亲切的姐姐一下子就变得如此冰冷。难道是这个大哥哥…啊不,叔叔讨姐姐不愉快了?望着魏琛老气横秋的脸,小少天带着疑惑也上了船。

    “哎呀,回去就是顺水啦。”

    魏琛将船桨搁在船头,转过身进了船舱。唐柔则在外面警戒。

    其实这长江之上也没什么好警戒的,只不过是在绝命府长期训练下养成的习惯罢了。

    魏琛见叶修虽小却生的端正,心生欢喜,搭话说着
    “小伙子多大了?”
    “九岁,叔叔。”

    这个回答令魏琛好生尴尬,就连陈果都笑出了声。

    “弟弟真是好眼力呢。”
    陈果笑着对叶修说,又意味深长地瞄了魏琛一眼。

    “额…那个,不用这么客气,我比你大八岁而已。叫哥哥就行。”
    “真的不像,哥哥。”
    叶修一张扑克脸将这句话的嘲讽程度飙到最大。虽然叶修无心嘲笑,都是实话。

    “好吧。”
    魏琛无奈地出了船舱。
    “出来透气啊,叔叔。”
    唐柔满脸笑意地看着魏琛。
    “呵。”
 
  在魏琛的面部肌肉因纠结于坦然的微笑和愤怒的白眼中而抽搐了好一阵后,吐出了一个简洁有力的音节。
    许久无话。
    “咳咳,那个…今晚我守夜,你去船舱里睡。”

    “用你说?”
    唐柔一个白眼,
    “美得你,还想和我们一起睡船舱?挺大个男人…”
    “里面我‘侄子’都九岁了,你让他也出来睡,男女三岁不同床!还有那个小虎牙。”
    魏琛没好气地说道,
    “陈姐怎么找了个九岁的,六岁都算高龄了,好管么。”

    “陈姐定是见那小子有过人之处,比如一眼就能看出你是叔叔,蛮厉害的。”
    “走走走!别烦我!”
    唐柔笑着钻进了船舱。
    魏琛则就势靠在船头,将草帽扣在脸上。郁闷地低吼,
    “我要静静!”

——————TBC

评论 ( 3 )
热度 ( 77 )

© 绯茶喜欢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