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茶喜欢橘子

人生目标是自己有一篇文的热度可以过500!

【叶黄】烽火佳人01

*军阀叶×戏子黄

*希望观众老爷们喜欢

*以及希望你们和我都有一颗强有力的心脏

*字数:3105

 

————————————

 

 

01.

 

今日,蓝溪阁门前车水马龙,芸芸众生像是都汇聚于此。只是无人关心那矗立在顶层窗前的一束倩影,因为他们只为一人而来。

 

“该去上妆了吧。”温润的男音响起,回荡在这不大的房间中。

窗前的人没有动而是回了一句话,“今日的军车来的比往日多了不少,多了五辆。”清冽的声音出现在这规格极简的房间,好似为这屋子镀上了一层夏日的清爽。

“怕他们闹事吗?”

“……”那人没有回话,只是转身离开了房间。但在走过那名坐在木椅男子身边的时候轻声念了句“我的命,从来就没有由过我。”

啪嗒一声门响,房间中便只剩下那坐在木椅上喝茶的男子。

 

怕是此次也是了。”他对空无一人的房间回道。

 

-

 

原本水泄不通的蓝溪阁门口忽然像是为谁让出了一条路。随即一辆黑色军车便开了进来。原本有些不满给军车让路的市民在看到车牌的那一瞬间便没了声音。

那车牌,怕是京城之中无一人不识了。

 

车门被一小二一脸谄笑地给打开,“哟,叶军官您来了,但这次人真的是来得太多了我们小阁……”

车里的人没说话,下了车,把请帖贴到小二的身上,“看好了。”

小二看着叶军官长扬而去的身影一愣,慌慌张张的拆开了请帖一看,惊差点没把请帖给丢到地上。

 

请帖很是简单,只有几个字——天字间2号。当然这几个字算不上什么,毕竟这个小二也算是身经百战,天字间的客人他接待的多了去了,重点还是后面那潇洒飘逸小二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四个大字。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是谁?怕是你问出这个问题后是要在被大街上被人喷口水的。

那可是蓝溪阁的当家花旦,京城最出名的戏子。那个人的一笑一颦都让众生为之倾倒,多少人为其一掷千金只博美人一笑。

是不是美人这个问题咱们暂且不提。

 

但是夜雨声烦的性格是出奇的怪,这是身为京城人都知道的事情,身为当家花旦却只在每月10日演出,而且唱戏从来只唱一曲从来不会超过第二曲,最重要的是,这夜雨声烦从未给任何一个人发过任何一张请帖。

 

这蓝溪阁的请帖从来只是他们那位阁主大人喻文州所发,在以前这请人听戏的帖子从来都是戏子托人送到客官手上的,甚至有时都要亲自出马把这请帖送到客人手上,可这夜雨声烦从不遵循这世俗规矩,统统把这些事情打包给了他的阁主大人,他自己只管唱戏。

 

小二暗叹一声,转身跑到叶军官的身边一脸的赔笑,把请帖递回去“小的给叶军官道歉了,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叶军官原来小的。”

 

叶军官伸手接过请帖放到自己手中,挥了下手示意小二退下。

那机灵的小二自然是看懂了叶军官的意思,赔个不是便走了。

 

-

 

“准备上台吧。”

“嗯。”

 

待众人落座,只剩下几束灯光照这舞台。

 

红色帷幕缓缓拉开,落入众人眼中的只有一个石桌,一把石椅,以及坐在石椅上斟酒的貌美花旦——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举起酒杯,小啄一口,便开始亮了嗓唱起了戏。

怕又是蓝溪阁自创的戏,众人心想。

 

这戏唱述了一位貌美女子被迫嫁给并不是自己心爱之人,她的夫君虽然对她宠爱无比但这女子却已经心有所许,女子生活安逸但始终闷闷不乐,最后看破世俗,自缢而去的故事。

戏曲以夜雨声烦一句“最后,终不过一场空。去也去也。”为末句,白袖一抛为结局。

技惊四座,鸦雀无声。

 

只有夜雨声烦最后报幕声音回荡在戏厅中。

‘词曲——《何处归》’

 

寂静过后众人以雷霆般的掌声回赠与台上佳人。

 

原本这戏剧应是完美落幕,却终是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幻想。

 

“夜雨先生唱戏果然不同凡响。”一名穿着外国军装的男子站了起来。

“不敢当。”夜雨冷冰冰的回了一句,心中暗念一声,果然来了。

“夜雨先生对我总是这般客气。”那名男子穿过人群,走到戏台前。

“客人都是值得尊重的。”没卸妆的友夜雨总是给人一种孱弱冰冷的感觉。

 

外国男子哈哈大笑几声,台上的人不禁皱起了眉头。“鄙人听说,蓝溪阁可是对自己的名声爱护的紧。”

“你想干什么!”夜雨看着周围忽然亮出的数十把枪不禁黑了脸。

“我只是想让你嫁给我罢了。”外国男子笑的猖狂,走上戏台,伸手想要揽住夜雨的腰身却被夜雨后退给闪过去了。

“有脾气,我喜欢。”男子不怒反笑。

 

夜雨眯起眼睛,看了眼天字号的房间。那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夜雨对着男子欠了欠身,清冷的嗓音与唱戏那副温柔出水的音色截然不同,“小生多谢客官的爱戴,只是小生已有婚配,不宜跟客官有不该有的来往。”

“对吧,叶先生。”夜雨看向天字间二号房。

 

天字间二号房灭了灯,与此同时响起了军靴在地上敲打的声音。

“叶先生”下来了,走到了台上,一把搂住夜雨的腰,惊的夜雨一抖却又不好推开。

 

“你说的对,夫人。”叶先生一笑,对着夜雨的唇吻了下去。

但是失败了,他被夜雨轻轻的一巴掌给拍歪了。

 

“我的妆还没卸。”夜雨害羞的低下头。

叶先生笑了一下,转头眼神阴郁的看着外国军官。

 

外国军官惨笑,心中已经知道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

这个叶先生,是京城最大的军阀头,民国最大商会老大的外孙——叶修。

外国军官看着夜雨这般从未摆出过的小女人模样,心中自然是一痛,不服的问“失礼失礼,在下实在不知这蓝溪阁的头牌是您的夫人,只是不知二位何时结的婚?”

 

夜雨抓紧了叶修军绿色的衣袖,刚开口说了两个字就被叶修的答案惊的说不出话来。

 

“我们……”

“周日,欢迎各位到场。”叶修回,微笑着看着外国军官,“别忘了带上份子钱。”

 

-

 

等到所有人全部退场后,夜雨声烦一下子推开叶修,躲得远远的。

 

“至于吗黄少天,不就是搂了你一下。”叶修无奈。

“少吃点豆腐会死吗!”夜雨声烦,也就是黄少天对叶修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你还掐我那么长时间呢,我怀疑都紫了,你得陪我医药费。”叶修朝着黄少天走了几步,黄少天就往后撤了几步。

“你别过来!”黄少天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白兔,搞得叶修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吓到他了。

“你怎么了?以前你都没那么大反应。”

“……以前都是多久以前了!!你能不能说话的时候过过脑子!咱俩现在授受不亲,反正就是你离我点。还有,谁要跟你结婚了?你能不能搞这么一个根本圆不回来的谎?”

“怎么圆不回来,你跟我结个婚不就行了。”

“……”

 

黄少天觉得自己无话可说,转身回去卸妆,末了还留给叶修一句“你就痴心妄想吧。”

 

叶修也不去反驳黄少天,只是看着他的远去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

我已经痴心妄想很久了,只是你从来不知道。

 

-

 

“你必须跟他结婚,少天。”喻文州叹了口气对着正在卸妆的黄少天说。

 

黄少天没有回话,继续卸妆。因为他心中很清楚,他必须跟叶修结婚,为了蓝溪阁,为了叶修他都得跟叶修结婚。如果他不想毁了蓝溪阁,那么跟他结婚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叶修身份特殊,可以给蓝溪阁在这乱世之中一个再合适不过的庇护。

叶修是最佳人选,黄少天心中清楚的很,不然他为什么亲自给叶修发请帖,不然他为什么说出叶修最不想拒绝的话。

 

黄少天的眸子一暗,说“我知道了,我一会亲自和他说。”

 

-

 

等到黄少天素装出现在戏台上的时候,台下空无一人。

也不是,只有一个叶修坐在最前桌给他自己到这茶水,一缸一缸的喝。

 

黄少天走过去,坐在叶修身边拿过茶水壶,为他倒上一杯然后一饮而尽。在他旁边的叶修看着他这般喝茶,不禁想到了刚才他唱戏的身影。

一身的清气,却是离自己过于遥远。

 

“你想说什么,看你这幅欲言又止的样子。”叶修先开了口。

黄少天也不去看叶修,又是喝了一口茶,“真是不懂你这壶茶你是怎么喝下去的,泡茶人的手艺不错,但这茶叶也太差了吧。”

叶修笑而不语。

 

几盏茶下肚后,黄少天终于开口说话了“我答应你。”

叶修却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哦了一声便又继续喝茶。

“你怎么连个反应都没有。”黄少天气。

“因为答应的不是你,是喻文州,是蓝溪阁。”

黄少天看了眼叶修,叹气“你何苦分的这么清楚呢。”

 

叶修看着有些低落的黄少天,放低音调说“我只是希望有一天,你能真正的为自己做出选择,而不是为了什么蓝溪阁或者是其他人。”

 

黄少天轻哼一声,像是自嘲一般,“戏子是没办法为自己做出决定的。”

从我选择替你成为戏子后,我就没有了为自己选择的余地。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125 )

© 绯茶喜欢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