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茶喜欢橘子

人生目标是自己有一篇文的热度可以过500!

【叶黄】烽火佳人02

*深情款款军阀叶×性格冷淡简称性冷淡戏子黄

*希望观众老爷们喜欢

*以及希望你们和我都有一颗强有力的心脏

*过程越虐心,结果越甜蜜

*希望来个人督促我更文qwq

*字数:3217

 

————————

 

02.

 

“我明日来接你,把你要带上的东西收拾好吧,可能你以后要长久定居于叶府了。”叶修说完拿着倒干净的茶壶就要走人。

“哎我靠!”黄少天震惊,“你把人顺走就算了,你怎么连我们蓝溪阁的茶壶都要顺走!”

“……”叶修扶额,“这是我的茶壶。”

黄少天快速的眨眼睛,妄想缓解一下尴尬,可惜他仔细看了眼叶修宝贝的不得了的茶壶,话语都没过脑子的就说了出来“你这茶壶好丑啊。”

“……”

“……”

 

黄少天忽然想给自己两巴掌,自己是真不会说话,那个茶壶丑是丑了点,但还是……根本看不下去的丑。

天啊这么丑的茶壶他是怎么用下去的啊,叶府已经这么穷了吗!黄少天在心中呐喊。

 

叶修看着黄少天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茶壶,便已经知道了他心中的疑问,“想问我为什么用这么丑的茶壶?”

“怎么会,”黄少天笑着想掩盖自己好奇的目光,“这个茶壶其实还是很……”黄少天比划了几下“好吧老叶你怎么会用这么这么这么丑的茶壶啊?”

“这个吗……”叶修晃了晃了那个丑到难以让人夸奖的茶壶。“这个很丑的茶壶是我的一位友人亲手为我做的。问题还有没有了,没有的话我回家操办婚礼了。”

“去吧去吧。”黄少天挥挥手,示意自己的不耐烦。

 

等到叶修彻底消失在戏厅的时候,黄少天举起茶杯喝了口茶,说“这么丑的茶壶和这么难喝的茶叶,简直绝配。”

 

-

 

等到叶修回府上,第一件事便是去看看自己的奶奶叶老夫人,目前叶府的掌家人。

 

“奶奶,”叶修做辑“小叶要结婚了。”

刚喝一口茶的叶奶奶听这话差点没有一口喷出来,想当初她为了叶修的婚事操碎了心,二十五六的男人了却连一个夫人都没有,当初为他调了多少家的姑娘,都被他一句“性别不和,看不习惯。”给挡了回去,现在张口第一句话居然就是要结婚了?!

叶奶奶虽然心中惊涛骇浪,但是表面还是波澜不惊,“不知姑娘是哪里人啊。”

“广州人。”接下来恐怕要问个祖宗八代了,叶修心想。

叶老夫人思索一番又问,“在京城何处啊。”

“蓝溪阁唱戏。”

“唱戏?!”叶老夫人音调一下子拔高了,“你要找个戏子当你的小妾?”

“奶奶,”叶修皱了眉头,“不是小妾,是我的夫人。”

叶老夫人也没再说些什么反驳的话,而是直截了当的问,“可是那蓝溪阁的头牌,夜雨声烦?”

“是他。”

叶老夫人不在说话,只是看着叶修,想起了许多年前的事情,想起当初那个小娃娃在这个地方,也是这般的强硬,明明岁数很小,骨气却大得很。

“那个小家伙啊,”叶老夫人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在他面前站的恭恭敬敬的叶修“你可是想好了?”

“我已经决定了。”叶修不卑不亢。

“你俩的道路会很艰辛。”

“我知道,奶奶。”

“去吧。”叶老夫人挥了下手,下人便上来扶着她,“我也累了。”

 

等着叶修彻底消失在大厅中的时候,叶老夫人像是对自己说话一样,

“小叶啊,这条路,要比你想象中的难走的多。”

 

-

 

等到黄少天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先是环顾一下四周然后走到窗户边拉上窗帘,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站在镜子前照了几下。

本应是洁白无瑕的后背却是有着许许多多数不清的伤痕。

 

黄少天叹了口气,从他自己的药箱中翻出几贴膏药胡乱贴上了,然后又给自己穿上白袍,披上红色披风,手刚刚碰到门把手忽然想到叶修让他收拾一下物品,又只好折回身开始倒腾东西。

 

不过他还真的没什么能带的,他本就孑然一身,无欲无求,导致他现在收拾出来东西还不够填满手提箱的三分之一。

看着手提箱余空的地方,黄少天深感无奈,转身打开了自己装着戏服的衣柜又装了几件勉强是把箱子给填满了。

 

黄少天看着自己的箱子,觉得还缺少了什么,瞥了一眼自己的床底决定还是把那个自己已经藏匿许久的白箱子给搬了出来。

箱子上面落了一层的灰,硬是把白箱子变成了灰箱子。

 

“咔哒”一声,黄少天再次见到了箱子里的东西,灰尘以及被封存的记忆铺面而来,呛得黄少天说不出话来,眼睛覆上一层水雾。

 

都说睹物思人,他又何曾不是呢?

只是物在人在,他和他却全都变了样。

 

-

 

现在才刚刚入冬,天气还没那三九天般寒冷。可黄少天依旧是披着有着一圈白毛的红色呢子去了一家茶馆。

 

黄少天推门而入,并不见什么店小二迎上来。黄少天微微皱眉,径直走进了后厨。

豁,果然是又在这后厨中睡着了。

 

黄少天很是自然的从炉子上提起烧开的水,转身又从落满灰尘的橱柜上拿出了一罐没有名字的茶,自顾自的泡了起来。

等着茶香四溢的时候,那个躺在老爷椅睡觉的人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臭小子,你又泡我的茶喝!”

黄少天嘿嘿笑了两声,“师傅的茶总是比我的茶好喝。”

那人翻了个白眼,“你可少吹牛了,我喝的茶不过是市面上最普通的茶……”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了那个被拆开的茶罐,“……你怎么又把我的压箱底给翻了出来!你属狗的嘛!!”

黄少天没回话,只是给那人倒了杯茶。

“算你有良心。”那人哼哼几声举起茶杯喝了一口,只是袖口过段短,在那人举起茶杯的同时也漏出了他手腕上骇人的伤疤。

 

黄少天看着那伤疤,终是把自己前来要说的话给说了出来“师傅,我要嫁人了。”

“噗!”男子把还没喝进口的茶水全都喷了出来。“你给老夫再说一遍?!”

“师傅,我要嫁人了!”黄少天提高了嗓音。

“我靠!”他拍了桌子,本就老旧的桌子差点散了架,“哪个臭不要脸的敢娶老夫的徒弟?”

“是叶修。”

“哦……那个臭小子啊……什么?!叶修?!?!”男子目瞪口呆。“你跟他?你不是……?是不是他强迫的你?徒弟你不必怕他,你还有为师,实在不行老夫亲自出马把他给……”

男子还没说完话就被黄少天给打断了,“师傅,我是自愿的。”

“呃……”男子尴尬的摸了摸自己许久没修理过的下巴,“真的?你可是冰释前嫌了?”

“师傅……”黄少天无奈,“我跟他本来就没什么过节。”

 

男子耸耸肩,“说的好像真没有似的,他消失整整三年,你确定你一点都不介意吗?”

“我说不介意,师傅你会信吗?”黄少天出口反驳神情看似轻松可紧握的双手终究是出卖了他的内心。

 

怎么会不介意,他简直介意的不得了,恨不得把叶修绑到自己面前好好质问他这仨年干嘛去了,问他为什么一回来就是京城的军阀头,叶府的大少爷。

 

可是他偏偏又没有那个资格,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或者是将来。

他毁约了,所以他没资格。

 

-

 

等到叶修来接黄少天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幅景象。

 

不是很大的房间衣服铺了满地都是,而罪魁祸首正坐在梳妆塔前化妆,“罪人”听到开门的声响回头看了一眼,没有什么表示又转过头接着化妆去了。

 

“你化妆干嘛,其实你长得挺好看的,我以前说你丑都是逗你玩的。”叶修点着脚踩着空地走到黄少天的身边,伸出胳膊从后面搂住他的腰。

“你觉得夫人应该是男生吗?”黄少天打掉叶修作乱的手问。

“男生怎么了,除了不能生孩子什么不能干?”叶修又伸出手抱住黄少天。

“……那是你这么觉得。”黄少天盖上化妆盒,又把叶修的手打掉了,“别搂搂抱抱的,一会衣服该出褶了。”

“行吧。”叶修后退了几步坐到床上。

 

黄少天站了起来,面对着叶修问“这件衣服怎么样?”

 

黄少天穿着一身的红袍,上衣是圆领,大襟。衣领、衣袖以及衣襟边缘都绣着金丝祥云边,前面绣着个彩凤样式,下裙则是绣了几朵牡丹作为点缀。

“好看。”叶修鼓掌。

“……好看就好看,你鼓掌干嘛。”

“情不自禁。”

“……我谢谢你。”黄少天又坐回去继续化妆,“你给我做嫁衣了吗?”

“还没等你去量尺寸呢。”叶修看到了角落里的两个箱子。

“那就别做了,就这身吧,我师父送给我未来娘子的嫁衣,不过看来只能我自己穿了。”

“你师父?教你唱戏的师傅?”

“……”黄少天忽然没了声,只有瓶瓶罐罐碰撞的声音。

 

叶修皱起了眉头,自知黄少天是不会回答自己的问题了,便把自己的注意力挪到了那两个箱子上。

“箱子里是什么。”

“我的私人物品,你不许打开看。”黄少天没有回头,任在化妆。

 

叶修看着黄少天在那里描来描去着实觉得没什么意思又走到黄少天的身边把玩他的头发。

 

“你头发真软。”

“嗯。”

“脸也是软的。”

“……别瞎动。”

“腰身也是软的。”

“……”

 

你浑身上下都是软乎乎的,可偏偏你的心硬如玄铁,刀枪不入。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52 )

© 绯茶喜欢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