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茶喜欢橘子

人生目标是自己有一篇文的热度可以过500!

【羡澄】怜我世人(1~4)

·魏无羡魂魄不缺设定
·有原创人物
·瞎几把设定
·咸鱼写手,随时弃坑,慎入

(一)

江怜,字归尘,佩剑逍遥。

是当今云梦莲花坞的大弟子,男身女相,有一双风韵天成的杏眼,惹的无数姑娘喜爱,为其神魂颠倒。

只是江怜从不看着她们,他的眼中始终都看着远方,看着莲花坞的方向。

他说,有莲花坞,有江宗主就够了。







(二)

观音庙事后,莲花坞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都堆在了江怜的身上。

江宗主闭关久久不出,只召见了几次江怜,最后一次召见,江怜出来后脸色惨白的马不停蹄想也不想提着剑跑到姑苏蓝氏去要人,“魏无羡,你给我滚出来!”




当时,江怜拿着逍遥,蓝家众多人事拦在他的面前。
“真行啊…魏无羡。”江怜暗讽,“我要是把他们都杀了,我看你还做不做得住!”

江怜剑还未起,蓝家的掌事人蓝曦臣的声音便传了出来,“江家小子,不得如此胡闹。”

江怜冷哼一声,心中自知理亏,也懂这蓝曦臣语中意味——魏无羡要他自己去见,蓝家的人他动不起。
当然至于他江怜到底动不动得起蓝家人,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江怜从怀中掏出一个檀木盒子,说:“魏无羡,我们宗主说了,从此以后,云梦江家再也不欠你任何东西,江湖不见,好好做你的姑苏魏无羡去吧。”
说罢,把东西放在地上便走了。




极速御剑回到莲花坞,江怜立马划着小舟向莲花深处去。
不久便进入了一片白雾中,雾中有座岛,看见此景江怜便提步跳上岸。

奇异的是那岛上竟没有一丝丝的白雾却又好似什么都看不清一样。
似真又是假。




江怜自然是不会看不清,他本就从这里出生长大,本就是熟悉无比,江怜缓步向前走着,原来跟自己一般高的竹子现在已经比他高了二倍有余,很快他就看到一紫衣男子在自己面前伫立。

江怜乖乖向男子作了一揖,敛了自己眼中的泪,清朗的声音随着风送到男子耳中,“爹爹。”


紫衣男子男子转过身来,细眉杏眼,神色凌冽,腰佩三毒,手带紫电,赫然是那闭关未出的云梦宗主江澄,江晚吟。

他意气风发,仿佛依旧是当年天之骄子不可一世的十八九岁少年。







(三)

“怎么没打起来啊?”江澄低着头擦拭着紫电,看上去就像是随意一问。

然而江怜此时却心中打鼓,慌得要死。
他还不了解自家老爹的性格吗?越是那种看上去漫不经心的问题,越是容易答错被骂挨打,他从小到大都不知道栽在这种问题上多少回了!


江怜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脑袋的答案一个又一个的被否决,最后下定决心,心一横,噗通一声直接跪下抱着自己阿爹的大腿两眼泪汪汪的说:“爹爹,蓝大他欺负我!!!”

江澄:……我信你就有鬼了。

江怜:爹爹!真的!他说我们江家比不上他们蓝氏!若我打了他蓝氏弟子,他便要拆了我们莲花坞!!

江澄:他蓝涣敢!

果然自家老爹最护短了……江怜暗暗松了口气。

江澄吨吨吨的喝了一杯茶,压了压火气,“不说这事了,我让你送去的东西送了吗?”
“嗯嗯!”江怜好似小鸡啄米一样的点着头。
“好,以后我们江家再也不欠他的了。”江澄像是了了一桩心愿,语气轻松,阵阵清风吹过撩起他额前的碎发,隐隐漏出了一朵九瓣莲来。

“还跪着干嘛?喜欢跪着?”江澄蹬了几下还抱着自己大腿装可怜的儿子,“要不要…”

“不用了不用了,爹爹!!!”江怜麻溜的站了起来,讨好的笑容堆了满脸,“爹爹我给你倒茶。”
江澄冷哼几声,“这种事你倒是……手到擒来。”话说到一半,又换了词。

江怜自然是懂得他爹爹要说什么的,怕是自己这献殷勤的劲儿像极了让阿爹伤心透顶的人。




江怜一边倒着茶一边问“爹爹,你真的成仙了吗?”

“算是吧。”江澄摸了摸自己额前的九瓣莲,“等我了结自己所有心愿体验人间酸甜苦来的时候,便可以成仙了。”

“是爹爹额前的九瓣莲都亮起来的时候吗?”

“嗯。”

江怜看了眼九瓣莲,果然那最后一瓣没有亮起来。

那成仙之后我还能看到爹爹吗?
江怜问不出口,也不想知道答案,或是他心中早已有了那鲜血淋漓的答案。

父子二人皆无言,一个沏茶一个喝茶。

“阿怜。”
“爹爹我在。”
“把我的死讯放出去吧。”
“爹……”
“阿怜,有些事情迟早要面对的,生离死别人间常态,总是要走上一遭的。”
“可是……”
“虽我未死,但也与死了无异,阿怜,”江澄摸摸江怜的头,“我还在,只是不能常见了。”
“是……爹爹,我这就去办。”

(四)

江澄最后的心愿是什么呢。
江澄心中清楚得很。

云梦双杰是他不愿醒的梦,是他永远结不了痂的伤。
是他最后悔的诺言,也是他最真挚的承诺。
是他前行的动力,也是他修行的阻碍。

江澄苦笑几声,绕来绕去,他这辈子还是绕不过去魏无羡。
“魏无羡啊魏无羡,我江晚吟清心寡欲,却偏偏与你纠缠不清。”




江怜也知道。
因为那是他金丹中藴养的碎魂所诉说的情与爱,梦与实。

评论 ( 3 )
热度 ( 124 )

© 绯茶喜欢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