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茶喜欢橘子

人生目标是自己有一篇文的热度可以过500!

【羡澄】怜我世人(5~7)

·魏婴魂魄不全设定
·有原创人物
·有生子设定但不过多纠结

·我不管我要宠江澄!!!


(五)

此时的魏无羡还在与蓝忘机在外游山玩水。
但着实玩的不够尽兴 。

原因是魏无羡总是时不时的发呆,看着景色神游天外。

“怎么了?”蓝忘机有些担心。

“……”魏无羡不答,只是摆了摆手坐在茶馆里喝了口茶。他现在心中燥的很,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像是什么对他极其重要的东西不在了。


“听说了吗?”
“什么?”
“云梦江宗主薨了!”
“怎么会!江宗主才刚刚过而立之年不久,怎么就…”
“听说江宗主早就积劳成疾,观音庙之后闭关不出便是在疗伤,前几天他派大弟子去了趟蓝家后便……”

怎么会。

怎么会!

江澄怎么会死!他还有金丹,怎么会死!他那么疼金凌,怎么舍得让金凌也孤家寡人的活在世上!
他……他……

魏无羡越想着越发现自己对江澄的印象越来越模糊不清,好像自己是被献舍以后才认识的他一样。
魏无羡回忆着自己与江澄的点点滴滴,到最后冷汗浸湿了自己一身他也愣是一点都回想不起来。
像是自己所关于江澄一切的一切全被无形大手剥离了去。

他知道莫玄羽献舍技术不成熟,法阵画的有所差池。虽然自己大体没有出错,但是能感觉到自己的魂魄不全,缺失了一部分。

他曾想去找,但找不到。

他本以为是无关重要的小事,可到如今才发现…那残缺的魂魄中竟把关于江澄的所有都拿了去。

…可就算如此,他现在也心如刀割,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蓝忘机。”
“我要去莲花坞。”

(六)

江澄去世,传位于江怜。
前来吊唁的人不少,但以吊唁为由来试探江怜实力如何的人更不少。

江怜站于高台,望着下面各怀心事的人。
有老妇人默默落泪,也有年轻女子嚎嚎大哭。
有老一辈黯然神伤,也有年轻男子假仁假义。
有七尺男子久跪不起,也有平头甲子鄙夷不屑。
众生百态,似乎都在此处呈现。

“金宗主到了,在后院等宗主您。”一位江氏子弟传话。
“知道了。”江怜摆摆手,“我这就去。”言尽,江怜便走了。


“江怜!江归尘!”金凌立在门前面如死灰,“舅舅他……”

江怜遣散众人随手布下阵法,“爹爹要是听到你这么咒他,非要把你腿打断不可。”

金凌呆滞一秒,随即面露喜色,“舅舅没死!”

“死了。”

“……”

“但又没死。”

“江归尘!我要打断你的腿!”

“表哥你可算了吧,你还能打得过我?”江怜哼哼几句,“你就不想知道怎么回事吗?”

“赶紧说!”金凌将岁华放在石桌上,气鼓鼓的看着自己对面笑嘻嘻的江怜。

“这可说来话长。”江怜给自己倒了杯水。

“赶紧说!”金凌也端着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噗的一口全都喷了出来,“你这什么破茶?这么苦?”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喝茶,谁的茶你还不知道吗?”

“……”

江怜见金凌气的那俊美的脸都快要皱在一起了,便也不再打趣他,“爹爹早就知道自己身体不行了,便借闭关来暗中交代后事,后来又打算把自己……魏无羡的金丹刨出让我还回去。”

“我本不答应,因为爹爹能活到现在全靠那课气势正旺的金丹吊着,可奈何爹爹执意要做此事,说我要是不办,那就现在给他收尸。”

“我只好答应了,等我第二天去的时候……爹爹已去世……桌子上有个檀木盒子,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要我带着这个速速去云深不知处,还给魏婴,从此断绝来往,若是不去,爹爹便不入轮回始终游荡。”

“我没办法,只好用最快的速度去蓝家然后回到莲花坞。”

“在回去的路上……被爹爹传音得知爹爹成仙的消息。”

江怜轻笑一声,“事情经过就是这样,真是考验我的小心脏。”

金凌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好拍拍江怜的肩,以表安慰。

江怜倒是很看得开,说:“爹爹本来是不想把此事做大,但我偏要做大。”

金凌眉头微皱心有不满但想来他表弟从小就鬼灵精怪鬼点子一个接一个的崩便耐着性子听了下去。

“我要见一个人。”
“或者说我要让爹爹见一个人。”
“爹爹若想成仙,必然是绕不开他——魏婴,魏无羡。”


(七)

江怜为什么要见魏无羡呢?
因为他有个秘密。
他的金丹里曾经有魏婴的魂。
而且被藴养的很好。
不过现在只剩下残魂了。

魏婴经常跟他说江澄有多么多么好,好到他放在心尖上宠都不过分。

他问魏婴,那你为什么不听爹爹说的,好好待在江家呢?

魏婴沉默了一会说,江家不能因为我一个人毁了。

他又问,爹爹那么伤心,说好的宠他呢?

魏婴直接拍了江怜的脑瓜,“你干嘛吃的?我为了让江澄怀上你,你知道我废了多大的劲吗!”

江怜“……不知道。”

魏婴嬉皮笑脸的说,“首先要有至阴之地,再到至阴之时,再有阴气阳体,便可倒转阴阳!不过坏处就是孩子会天生阴气太重。”

江怜:“……你还知道啊?”

“我有什么不知道呢?我还算到江澄生下来的定是个好儿子!”魏婴倒是很得意,伸手去摸江怜的头结果被狠狠的打了一下。“疼啊!阿怜!我可是你亲爹!”

“什么都知道?那你怎么没料到自己会被献舍硬生生夺取魂魄?本来都快养好修成人形了,现在怎么办啊!”江怜青筋暴起。

“……”魏婴没话说了,蔫了吧唧的连身边的光都黯淡下去了。

“你就没办法把魂给弄回来???”

“有是有,我得见到人啊!”魏婴欲哭无泪“我现在只能待在你身边养碎魂啊。”

“……”江怜没话说。


观音庙之后
“魏婴!!!!!你给我滚出来!!!!”
“儿子我在!想你阿爹了吗!”
“你滚啊!!”
“怎么了我的儿~”
“……你说你被夺过去的魂,为什么会害我爹爹?你不是最宠我爹爹了嘛?”
魏婴沉默,抱住早就哭肿眼睛的江怜,“我自然是最宠他的,可那个不是我。”

“怜儿,我定会让他们偿还。”魏婴拍拍在自己怀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江怜。
无论是当初硬生生扯我魂魄的痛苦,还是江澄身上伤口的疼痛,我都要他们一一百倍偿还。


——————
\魏婴/ \魏婴/ \魏婴/

评论 ( 7 )
热度 ( 128 )

© 绯茶喜欢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