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茶喜欢橘子

人生目标是自己有一篇文的热度可以过500!

【羡澄】怜我世人(8~10)

·崩了崩了崩了
·有原创人物
·有乱七八糟的设定
·写的好少,自责


(八)

自江怜走后,江澄就一直坐在石凳上思考着以后该怎么办。

坐了还没一会他就发现天地之间的仙气一个劲的往他身体里钻。

我还没成仙呢啊?

江澄傻眼,这仙气就算他不要也能想办法往他身体里去,他要是要呢又没有地方放,他现在连个金丹都没有,可这些个仙气又不知道江澄心中所想,直接气势汹汹的往他丹田里冲,结果发现自己没地方待着,只好假装自己是金丹滴溜溜的转着。

江澄内视自己丹田的奇异景象,这是仙气吗?江澄不禁怀疑,这么傻,可别是傻气吧?

仙气似乎感受到江澄心中所想,气的转的更快了,但没一会又慢了下来到最后停了下来哗啦啦的滴仙气。

……居然还会委屈。
江澄表示自己真的是长见识了。

仙气为什么入体,江澄想不明白便也不再去想,只是这仙气入体之后给自己伐毛洗髓还真是一点招呼都不打,弄得自己浑身黏腻腻的难受的要死。
江澄想反正这没什么人,直接脱衣服下水洗洗正好。

江澄麻利的脱掉衣服,散开束发,一个鱼跃进了水。




(九)

魏无羡感觉自己失了魂,浑浑噩噩的被蓝湛带来莲花坞,。

“没事吧?”蓝湛问。

“江澄呢?江澄呢?”魏无羡挣开蓝湛牵他的手,直直的冲进莲花坞,抓着一位江氏弟子的领子像是疯了一样吼着问。

“魏无羡!”刚从后院出来的金凌看到这一幕,“莲花坞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金凌!”魏无羡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好似凶尸一样的冲过去,“你告诉我,江澄没死对不对?”

“……”金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该告诉自己这个大舅真相,还是帮江怜把这场戏演下去,让魏无羡一直陷于这种要命的愧疚中?

魏无羡看到金凌不说话,不回答他,心中越发着急,竟直直跪下哭腔压不住的问“金凌,求求你,告诉我,江澄没死对吧?是不是他只是大病一场把大家吓到了?”

金凌自然看不得这样的场景,“你你你……你快站起来!我……”

“魏无羡!”江怜也从后院走了出来,“你有本事就来问我!”

魏无羡一愣,呆滞的看着脸色阴沉的江怜。

“……江……”魏无羡挤出一副极为难看又讨好的笑容,缓步向江怜走去,但却在离江怜不过一步的距离停了下来,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就连笑容都僵在了脸上。

江怜也不往后退,就站在那冷眼看他这般落魄的模样心中隐隐生出一起快感。
虽然很不齿,但真的是太痛快了。

“晚辈江怜,字归尘,是如今的江·宗·主。。”

“你若还有问题,就麻溜的跟上来。

“若没有,你可以滚了。”

江怜半眯着眼,凛若冰霜。






(十)

江怜走在前面,魏无羡跟在后面。
两人无言。

魏无羡打量着前面的江怜,身子站的挺拔但却显得有些消瘦,虽身着孝服,但也挡不住他那风流劲。

可按照之前那番话来看,这看上去风流倜傥的江怜恐怕是为了伪装他骨子里的冷厉阴沉桀骜不驯的江怜。

“前辈你看这桃花,开的可好?”江怜背手而立,望着那开的正茂盛的桃花。

“……”魏无羡不懂这江小宗主话中的意思,不敢贸然回答,只得绕着回答,“现在已经入夏,这桃花还能开的如此茂盛也算奇观。”

“这里有聚灵阵。”

“江小宗主真是奇才,连眉山虞氏的阵法……”

“这阵不是晚辈画的,是前宗主和至·亲共同设下的,怎么,前辈连这些江湖人士无不知晓的事情都不知道吗?”江怜一副惊讶的样子。

“……原来说的就是这颗桃树啊。”魏无羡脸色僵硬,觉得这小公子套话的本事可真是深不可测。

“你想知道这至亲是谁吗?前宗主的至亲在世的可是屈指可数啊。”

“……”

江怜转身傲睨冷汗浸了一身的魏无羡。
“莫玄羽,你入戏够深啊。”

——

评论 ( 7 )
热度 ( 80 )

© 绯茶喜欢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