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茶喜欢橘子

人生目标是自己有一篇文的热度可以过500!

【羡澄】怜我世人(11~13)

·莫玄羽是莫玄羽,魏婴是魏婴,魏无羡是江澄以为献舍成功的莫玄羽
·江宗主打他丫的!



(十一)

“你说什么?”江怜刚打算起身却被魏婴的一句话吓的又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莫玄羽的献舍是假的?”

“嗯。”魏婴传音,“虽说是假的但也不算特别假。”

“你可以理解为,他从我身上夺取的魂魄按到他所缺的魂魄上,然后获得我的记忆便以为自己是我,其实他骨子里还是当初的莫玄羽而已。”

“而且记忆还是残缺的。”

魏婴自从莫玄羽踏入江家大门时就已经感应到自己所残缺的魂魄在隐隐召唤他,但他却偏偏感觉这残魂哪里不对变没有唤回。

等到莫玄羽大闹莲花坞的时候他才发觉,这残魂好像被压制了啊?

而且这莫玄羽还妄想用残魂把自己给钓出来,这算盘可真是打的啪啪响。

要不是他心有警觉,可能这世上就再也没有魏婴魏无羡了。

江怜听了对后面的话嗤之以鼻但还是没说什么,反过来问“他怎么知道剩下的魂魄在莲花坞,万一你还在乱葬岗那他岂不是白来一趟还要被打一顿?”

魏婴浅笑,声音里有道不明的没落“因为这里是我的家啊。”
就算是记忆不全的魏无羡,也明白。
云梦莲花坞,是他魏婴这辈子唯一的家。

可是那位所谓的魏无羡是莫玄羽,不懂魏婴对莲花坞的执念。






(十二)



“莫玄羽,你入戏够深啊。”江怜面色阴冽,金丹里的灵气汹涌澎湃,只差一个理由,一个爆发点,江怜就能把自己面前这所谓的“魏无羡”给碎尸万段。
哦,碎尸万段是不太可能了,只是说说而已,但总是要打上一架的。

毕竟谁让他当初那么对自己的爹爹呢?



“江怜小宗主,你在开什么玩笑。”莫玄羽脸色也不好看,“莫玄羽已经献舍了怎么还会活着?”

“他活没活着,你难道不是最清楚的吗?”江怜手扶着剑柄,眼神尽是说不尽的嘲讽。

……

莫玄羽没有回答江怜的问题,而是死死盯着江怜已经握上剑柄的手,“今日是我师弟江……”

“你给我闭嘴!”江怜直接拔剑,甩出一道剑气直奔莫玄羽而去。

剑气自然是不足以伤人的,更何况江怜特意掌控了力道,顶多就把莫玄羽那身板震个人仰马翻出个丑而已。

“铮——”袅袅琴声冲散了剑气,直直冲着江怜而来。

江怜冷哼一声,随手挽了个剑花也把琴音中的杀气破掉了。


“蓝二公子还真是逢乱必出啊。”说这种尖酸刻薄的话江怜可是在行极了。“我们前宗主可真是对您总结到位。”

江怜的头绳随着这句话四分五裂,他披头散发站于树下,眼中杀意藏于额前发丝之下。


“是你想要出手伤人在前。”蓝二开口,自然语气冰冷。

“明明是你们二位有愧于我们江家在先!”江怜愤懑。

“一颗金丹还不够还你江家,江澄的恩情吗?”莫玄羽在蓝忘机身后发话问。

此刻江怜攥紧自己的剑柄,恨不得在蓝忘机和莫玄羽身上桶个几剑来消消自己的火气。“金丹?你还好意思说金丹?你敢说那他妈是从你肚子里掏出来的金丹?”

“还有,金丹晚辈给您还回去了,好好去你那云深不知处看看你能不能塞回去!”


不可动手,不能动手。魏婴一直在劝诫在发怒边缘的江怜,即使他也恨不得立马冲出去把莫玄羽千刀万剐。

身为一宗之主,他的一行一动都不会代表他一个人,而是整个云梦江氏。

魏婴忽然想起了江澄,当年他身死夷陵乱葬岗,江澄每天又会面对多少这样语里含刺,暗中伤人的话,又有多少次想要把人赶出去却碍于宗主身份而不能发火呢。

他那种嫉恶如仇直来直去又偏偏护短到极致的性子,怕是在那个时候受了不少苦吧。



“魏无羡,原来江家对你就只值一颗金丹吗?”
此声音虚无缥缈却对在场众人如尤惊雷一般炸响。

江澄信步而来,箭袖青色长袍,手压在佩剑的剑柄上,腰间悬着一枚银铃,走路时却听不到铃响。他走在莫玄羽十步之外,驻足静立,神色如闪电一般凌厉。
“还是说云梦莲花坞对你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十三)

江澄在洗浴完毕之后换了一身青衫,这是他十多年来第一次脱下宗主服。

像是卸下重担,他觉得这身衣服轻了许多,没有压着让他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江澄坐在石凳上擦拭自己的青丝,看着自己眼前成片的莲花发呆。

他想去想一些事,一些人,可是他的回忆太痛苦了。
曾经所有的前尘往事都是他心上没办法愈合的伤,是他心痒时总会去解开本长好的痂,鲜血沾了满手,可他却觉得很满足,他在回忆里还能看到那些让他牵肠挂肚的人。
但现在,有人还在,却已经不是他回忆中的人了。


微风拂过,江澄长发飞扬,俊美的长相在被衬的更让人心动。

不想束发了,江澄觉得身乏,难得的偷了懒。反正他现在也不是每天都要很严肃的江宗主了,再也不用为了仪表天天早起半个时辰了。

暖阳照的江澄身上暖烘烘的,困意越来越浓,江澄也放任自己这般没有架子甚至有点孩子气的睡去。


不曾想在自己将要睡去的时候,琴音如雷声般自己耳边炸响。

这般“难听”的琴声自然只出自一人之手——蓝忘机。

蓝忘机?他来莲花坞干吗?
不对啊,我没金丹了怎么听到的?
哦,我有仙气。
……江怜那小子肯定跟他打起来了吧。

江澄看了眼在丹田慢悠悠转圈的仙气,心念,刚成仙不久,希望你能争点气,一会恐怕难免一场恶战,别给我丢脸。

仙气像是听懂了江澄的话,疯了一样的转了起来。
江澄看着这卖力的仙气,恍惚之间好像看到它长了毛茸茸的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真够殷勤的,江澄哼了一声,御剑向琴声传出的地方飞去。



好巧不巧,江澄刚到便听到莫玄羽那句“金丹还不够还你江家恩情吗?”


金丹?江澄冷笑,好你个魏无羡,江家对你来说还真是一文不值。


“魏无羡,原来江家对你就只值一颗金丹吗?”
“还是说云梦莲花坞对你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莫玄羽看着距离自己不远的人,来人风华正茂又意气风发明明是十七八岁的模样却又老气横秋,他的印象中未曾见过此等人物却偏偏眼熟的要命,不过这尖酸刻薄的语气还真是像极了某人。

“你……你是……”

“怎么,得罪完我小宗主就开始装傻吗?”

“江澄?!你……不是死了吗?”

“承你吉言,我当然死了。”

莫玄羽听着这尖嘴薄舌的话心中自然不爽可又不好发作,“那你……”

“只是恰巧得了一丝仙藴,起死回生,成了不值一提的小仙罢了。”江澄的语气就好像是在叙述在平常不过的小事一样。

“魏无羡,你早就不是我莲花坞的人,你来这,经过我同意了吗?”

“我怎么会不是……”

“姑苏魏无羡,请回。毕竟我这小小的莲花坞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还有你,蓝忘机,伤了我这小宗主,就想这么走了不成?”

“我没伤他。”蓝忘机依旧那副冷淡的脸色。

江澄哦了一声,看向一旁披头散发的江怜。“没伤到吗?”

江怜见状立马倒在地上打滚哀嚎“好疼啊宗主!我腰疼腿疼屁股疼,含光君前辈真是下了狠手啊!呜呜呜,他旁边的人也欺负我,宗主不能这么算了啊!”


抱琴立于一旁蓝忘机:……
在金丹里看戏的魏婴:好阿怜!真是得我亲传,不亏是我儿子!

“含光君,这事……我可不能不管啊。”故意找事的江澄露出了计谋得逞的微笑。

————

十分抱歉!因为考试所以现在才更新QAQ(士下座)

评论 ( 15 )
热度 ( 111 )

© 绯茶喜欢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