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茶喜欢橘子

人生目标是自己有一篇文的热度可以过500!

【羡澄】怜我世人(14~16)

*我回来了!!!(被打)

*魏婴魂魄不全设定

*魏婴≠献舍以后的魏无羡

*有原创人物

*二位马上就要去游山玩水谈恋爱了!!!

*前文请看主页(士下座)

*原著忘得差不多了,所以设定江澄把随便还回去了



(十四)

二人没什么好说的,直接踏空而起打了起来。

自江澄当上宗主以来就很少动剑,多是以鞭法制人,毕竟只需要一鞭子的事他干嘛要动剑呢。
所以天下人皆知云梦江宗主鞭法了得,却鲜有人懂三毒圣手的来由。


江澄祖上是游侠出身,所流传下来的江家剑法自然是飘逸灵动随心而出,江澄更是学的剑法精髓悟得属于他自己的一套剑法。

剑随身动,身随心动,心随意动。
意这一字缥缈不定,江澄的剑法也无踪可寻。


这一架打的可谓惊天动地。
虽然气势没有黑云压城般让人窒息,但二人所流露出的剑气骇人的很。


“蓝忘机与江澄打起来了!”
“你少胡说,江宗主已经仙逝,就不要那他开玩笑了。”
“江宗主仙逝个屁,人家成仙了!
“成仙?修仙界已经多少年……”
“为什么他俩打起来了?又是因为魏无羡?”
“魏无羡有什么好的!能惹得蓝二哥哥与江宗主为他大打出手?”
“快看,要分出结果了!”


刀光剑影,胜负很快就分晓了。

二人皆退立一旁,只蓝忘机步伐虚浮,江澄则随意把剑收回剑鞘中,依旧是那副令人熟悉的嘲讽表情,“含光君拆了我小宗主发带,我自然也是要礼尚往来的,还望忘机兄不要责怪。”说罢,蓝忘机原本梳好的头发便唰的一下散了下来,脸色也黑了,连握着避尘都手都微微发抖。

“来人,送姑苏的二位客人去客房。”江澄唤了几位弟子,对着还未发作的二位下了逐客令。
而江怜,在江澄把两位姑苏客人请出去以后就被他亲爹爹一脚踹出去料理关于“前江宗主成仙”的事去了。


等到江怜彻底处理完琐事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江澄则在他年少时期所住小院里睡了一下午。自从他成仙以后,就忽然变得很嗜睡,有时发呆了一会就困意涌来只教他想小恬一会。
明明他在做宗主的时候无论多累多苦都不会这样身乏,难道成仙之后人都会变困吗?江澄打了半个个哈气,剩下的半个被他在看到铜镜里自己的面貌给吓回去了。


好年轻。
江澄掐了自己的脸。
是真的,而且大概是自己十七八岁的模样。
江澄想起来自己江家书屋里的某本书描述过成仙者样貌将会保持在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样子。

说是最美好的样子,倒不如说是人在度过一生中最美好时光时的模样。





“爹爹!我带表哥来看你啦!”江怜和金凌一前一后是进了屋子,一个端着一煲汤,一个端着一盘剥好的莲子和碗筷。

“舅舅!”金凌进了屋子就开始舅舅长舅舅短的叫,还顺带着金家最近的事务全都一股脑的说给江澄听,江澄虽被叫的烦燥,却对着自己的小外甥,心中有愧,何况听着金凌说着金家最近蒸蒸日上的情况,就暂且让他任着性子一会吧。

“行啦,身为一宗之主怎么这么唠叨?”江澄拍拍金凌的头,“吃饭去吧。”

“呜……舅舅……”金凌吓了一跳,受宠若惊。自从自己长大舅舅就一直都是对自己严肃得很,这还是第一次对自己这么温柔,金凌当时眼泪就差点掉了出来,点点头麻利的回到饭桌上。
江怜早就坐在饭桌上,眼巴巴等着开饭了。

“吃吧。”江澄也摸摸江怜的头,看到江怜新束上的赤色发带。

要是他也在就好了。
江澄这样想,把自己面前的酒喝尽,压住他自己心中的肆虐的涩意。





(十五)

江怜把喝醉的金凌安置好后又回到了小院。

“阿怜,过来。”江澄散着发坐在床铺的一旁。

江怜不明所以,想着自己最近好像没干什么坏事,还是很忐忑的走到江澄身边,打算直接干脆对自己爹爹认个错,虽然自己也不知道到底犯了什么事,但先认个错总归是好的。


“爹爹……”
“阿怜真的长大了。”江澄打断了江怜的话,这样说着。“坐在我身边。”
“哦……爹爹我已经过过成年礼啦,当然长大了。”
“阿怜,”江澄神色淡然,“以后不要再找蓝忘机和魏无羡的麻烦了。”
“……孩儿知道了。”江怜应。

江澄看着江怜一脸不满的神色又说到,“魏无羡不值得,不值得。”江澄苦笑。

“……可……”那个魏无羡不是爹爹的魏无羡啊。江怜不敢说出来,到最后只好改了口闷闷的道,“孩儿知道了。”

“我的好江怜。”江澄拿下自己手上的紫电放到江怜手中,“以后我不在你身边,紫电万万不可取下,明白吗?”

“不在……我身边?”江怜愣了,爹爹心愿还没了结,怎么可能会去仙界?

“我要前去仁川”江澄没说自己去干嘛,“那地方对你来说阴气太重,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去,知道吗?”

“嗯。”

——

“爹爹要走了。”回到房间江怜便跟魏婴说着刚刚二人谈论的事情。


魏婴身形缥缈,立于窗前看着不远处亮着灯光的房屋,“我知道。”

“河洛仁川,倒是个闲游的好地方。”江怜坐在地上翻着自己手上的书说着,“这本书讲了……自贡那地方有一眼泉水,名为忘忧。”

“……”魏婴身形一抖。

“说是喝了就可以忘记一切烦恼啊——”江怜把书翻的哗啦啦的响。“爹爹不会是去找这个了吧?”

“你可少看些话本吧,江澄怎么可能……”魏婴飘到江怜身边教育他,话说到一半边被江怜举起的书名给怼了回去。

《江家纪》,江家禁书之一,是说江家历代祖辈所见过的奇人妙事,但也因为内容太过余杂乱过于匪夷所思,大多数人都不相信这上面所记录的东西,慢慢便论为禁书,防止弟子被其所误。可魏婴知道,这本书所讲的内容根本不容质疑。
毕竟他那让江澄诞子的禁术,便是从这上面看来的。


“忘忧忘忧,你说爹爹想要忘什么呢?”江怜站起来把书合起来放到书桌上又抽出另一本书看了起来,“而且仁川那地方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是个三不管的地方,乱的很啊。”


“就算我想跟他去,我能吗?”魏婴叹气。
“怎么不能呢?”江怜举起手中的书,《虞山道》。
“好小子,你哪来的这么多禁书?”
“我让你看这本书,没让你管我哪来的这么多禁书……”

“不行!”魏婴态度坚决的拒绝了江怜,“我不能看,看了江澄会更厌恶我的,怜怜讲给我吧。”
“……这上面讲了魂魄不全之人如何暂时化形,要用两件具有你生气的东西。”
“可陈情给了莫玄羽,随便也还了回去……”
魏婴原本亮起来的眼神也黯淡下去,“是老天爷都不让我跟他在一起吗?”

江怜从自己的书桌的暗格里拿出一个刻着九瓣莲的木盒子,“老天爷可能不让,但我爹爹让啊。”

江怜把盒子打开,里面只有一串布满裂痕清心铃,而上面赫然刻着一个“婴”字。

魏婴伸出自己碰不到实物的手,缓慢的轻抚着那串清心铃。
此时此刻,他只能说出这承载了他万般情感的二字。
“阿澄。”


(十六)

“它不是碎了吗。”魏婴语气平静,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在我入魔的时候,就碎了。”
“在乱葬岗,碎成一片一片的。”
“但现在被拼好了。”
“阿澄他,一定废了很多心思吧。”
“很多,很多吧。”

魏婴过去也曾想过把这清心铃拼好,毕竟那是跟江澄最后有关的东西。
但无奈于太过零碎,他几乎翻遍了乱葬岗也只找到一半,最后发生的事情太多,这事便搁置了下去,到最后他身死乱葬岗,惨遭万鬼侵蚀,也没能拼好那串属于他的清心铃。

若是他能早点拼好清心铃……


“爹爹总跟我说,这串清心铃本可以救一个人的命。”
“但现在,它也可以救一个人的命。”

“只有清心铃,不够吧?” 魏婴疑问,“还有什么是跟我有关的东西吗?”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江怜指了他自己,笑的像一个小算盘得逞的孩子一样。


——

评论 ( 17 )
热度 ( 89 )

© 绯茶喜欢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